您現在的位置:2019篮球 >> 行業新聞 >> 內容

篮球比赛规则中英文:9人消防班涼山救火后剩4人 戰友:不想他們成英雄

▷ 老班長孔祥磊的床邊立著他心愛的吉他 ▷ 老班長孔祥磊的床邊立著他心愛的吉他   “我不想他們成為英雄,我想讓他們回來?!? 廣告   3月31日零點50分許,西昌森林消防大隊接到任務,木里縣突發山火。大概兩個小時后,大隊三中隊、四中隊共43名隊員趕赴火場。   此后,他們當中的26人在山火中遇難。   “發現尸體的時候,很多人都是臥倒、捂著口鼻的姿勢,但火情太快了,沒有用?!?   4月3日早晨,回到營地的四中隊指導員胡顯祿洗了幾遍手,但大火留下的黑色印跡始終難以去除。出發時趕赴火場滅火的任務,在第二天變成了搜尋戰友遺體。   四中隊的20名隊員由中隊長張浩和指導員胡顯祿帶領。其中胡顯祿帶領4名隊員作為先遣隊的一部分,先行下山偵察,由于遇到火情突然增大,1名戰士不幸犧牲。與他們分頭行動的張浩一行15人,則在遇到一場突如其來的燃爆后,全部遇難。   “如果我們早半個小時,或者哪怕晚半個小時趕到山頂,戰友們也許就不會出事?!?   然而,燃爆來得太快,容不得這些如果。其中王富泉所在的四班,5名上山隊員都犧牲在大火里。 ▷ 四班宿舍里的衣物柜上寫著各自主人的名字,如今其中5個已空空蕩蕩 ▷ 四班宿舍里的衣物柜上寫著各自主人的名字,如今其中5個已空空蕩蕩   沒有國徽的軍帽   4月3日13時50分,午休起床的號角準時在消防大隊的院子里響起。   四中隊四班的宿舍里,卻依然靜悄悄的。   隊員王富泉淘了拖把,又拖了一遍地。駕駛員張康在床上蜷縮著,一聲不吭。往常,這會兒班里應該已經響起了大家整理洗漱的聲音。   王富泉說,班里一共9個人,31日接到任務的時候,自己和腳傷未愈的梁桂被安排在營地站崗,還有一個戰友去了成都帶兵,班里剩下的6個人都去了木里。張康與中隊其他幾名炊事員、駕駛員負責在山下留守,其余5人上了山,最終都沒有回來。   現在,5個人的床鋪被整理整齊,端端正正地擺放著他們各自的軍帽。唯一的差別是,犧牲戰友的帽子上沒有國徽,“應該是在遺體上”。   沉默不語、低聲啜泣、互相擁抱……幾乎已經成為回來的戰友們的集體群像。時不時會有一些退役老兵來看望大家,他們或從外省趕來,或來自省內其他城市。有些人退役已久,有些人去年才剛剛離開森林消防的隊伍。無論認識與否,胡顯祿都會打起精神,給老兵介紹中隊現在的情況,帶他們去看遇難者的宿舍。 ▷手上留下的大火的黑色印跡難以洗掉 ▷手上留下的大火的黑色印跡難以洗掉   洗不掉的痕跡   4月3日早晨,回到營地休整的胡顯祿身上、衣服上仍處處保留著大火的痕跡?!笆稚蝦諫撓〖O戳撕眉復瘟?,就是洗不掉?!?   胡顯祿介紹,當天三、四兩個中隊共派出了43名隊員。除了駕駛員、炊事員等6人負責在山下留守,其余37人盡數上山。   抵達山頂后,大隊安排了一支10人先遣部隊,“其中我們中隊派了5個人,剩下15人則在中隊長張浩的帶領下,從另一條路下山撲火?!?   在戰友的目光中,張浩帶領的一隊,很快消失在原始森林的層層遮擋中。   胡顯祿描述,自己和戰友一邊下山一邊排查火情時,沿路幾乎沒有明火,兩處著火點的撲滅工作也還算順利。   “但又走了一段后,就發現情況不太妙。眼前的煙突然重了起來,于是我們決定緊急橫向逃生?!蔽吮蕓胺交鵯?,胡顯祿和隊友選擇爬過一道高達一米左右的“障礙”——一棵倒地的大樹。由于樹木下方布滿落葉,難以著力,穿越的速度有些被耽誤。   很快,現場發生了燃爆?;鵯槔詞菩諦?,轉眼間就竄到了樹冠部位,不少樹木被燒空,樹底的戰友退無可退?!奧湓詼游樽詈竺嫻囊晃徽接?,因為來不及爬過去,被大火吞噬在里面?!? ▷胡顯祿的電腦里保存著戰友的合照 ▷胡顯祿的電腦里保存著戰友的合照   最后臥倒的姿勢   胡顯祿說,先遣隊有人遇難后,他們先行撤到下山。在山下,他們被告知,另一路的戰友都還沒有下來。   已是深夜,大家在山溝里睡了一晚。天亮后,再次一頭扎進深山。這一次,他們的任務變成了搜尋戰友遺體。   “剛剛經歷過大火,山路陡峭,搜尋十分艱難?!閉業階詈蠹該接咽?,胡顯祿他們已經翻過了四座山包。現場情況證實,張浩他們也遇到了燃爆。   “這種情況我們這幾個月遇到了好幾次,大家都有處置經驗。要么自己再放一把火,建立隔離帶;要么另找道路,緊急逃生……但這次太快了,這些方法都沒能來不及?!?   胡顯祿說,今年出警的幾次森林火災中,都曾遭遇過燃爆。但“都是擦身而過,沒有遇到過像這次這么突然的?!?   據介紹,在他們之前,駐扎在木里縣的森林消防大隊已經上山排查了一圈,沒有遇到大規模燃爆;在他們之后,也沒有發生更大的燃爆?!叭綣頤竊?0分鐘,或者晚30分鐘下山,可能戰友都不會犧牲?!?   發現戰友遺體時,不少戰友都處于臥倒、捂住口鼻的姿勢,這是訓練中教給大家的避煙方式。遺憾的是,避得了煙卻避不了火?!盎鵯樘熗?,臥倒也沒有用”,胡顯祿說。 ▷4月3日,結束搜救回到駐地的四中隊消防隊員 ▷4月3日,結束搜救回到駐地的四中隊消防隊員   “我想他們回來”   王富春已經替5名戰友打包好行李,打算過兩天郵回每個人的老家。老班長孔祥磊的包裹后面立著一把吉他,這是他平常最大的愛好。指導員胡顯祿說,孔祥磊彈得一手好吉他,就是性格比較內向,一般不自己唱,除非有戰友答應一起與他和唱,“印象里他愛唱《朋友》,經常給大家伴奏”。   4月1日,王富泉和其他留守營地的戰友被管理員集合起來,被告知出發去撲火的戰友可能已經遇難。王富泉說,過去一年多的時間里,自己和戰友也多次接到任務去處置火情,從沒有過人員傷亡。   作為留守者,王富泉的心情難以用語言描述。自從去年入伍以來,他與5人朝夕相處,“高繼塏,我們的班長,班里最開朗活潑的一個人,平常雖然訓練上比較嚴厲,但生活中很照顧大家;汪程峰,副班長,內向的一個人;楊瑞倫,和我是同期兵,比我大一點,平常很照顧我;孔祥磊,29歲的老兵,原來是一班的班長,后來他們班好幾個老兵復員,就拆了班來到我們班,今年也是孔班長最后一年服役期,他說最后一年不想當班長了,想當一名老兵;康榮臻,山東人,平常脾氣比較火爆,但我們大家相處的很愉快……”   順著每個人的柜子,王富泉一個一個回憶起班里的戰友。數到最后,他捂住臉哭了起來。   “我不想他們成為英雄,我想讓他們回來?!?/p>
 
  • 泰州調查公司(2019篮球) © 200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地 址:泰州市海陵區五一路世紀新城2號樓1302室    E_mail:[email protected]
    電 話:0523-86231007    手 機:15850877007     洪先生    工作QQ:785175320